0893_a5238

   石铁心考虑了一下,迟疑的给出了答案:“可能是用不着吧,毕竟人工智能哪有心术好用。而且辅助过多会让人懒惰,对于一个修行者文明来说不是好事。”

   石铁柱一想也对,心术的辅助确实比傻了吧唧的人工智能强得多。根据推测,高位的心术高手思维堪比超算,人工智能没有也就没有了。

   把这种小事抛诸脑后,石铁柱已经快速且沉稳的将装甲穿戴完毕。

   嗡——

   一个机械平台升了上来,上面放着一个大型枪械。这枪械拥有上下三层复合结构,枪体宽大,枪口设计的也很复杂,竟然是大小不等的五枪管设计。

   四根口径小一些的枪管,环绕着一根口径粗大的枪管。枪身长度不过五十公分左右,但体积不俗。

   石铁柱伸手一抓,发现这枪的质量却并不高,显然采用了什么新材料。

   穿着战甲的手掌卧上了枪柄,手掌的握点与枪柄接触的一瞬间,整个枪身上有细长的蓝色光条亮了起来,整体造型非常酷炫。

   但武器要的又不是酷炫,作为绝对的实用主义者,石铁柱有些不满:“连枪都开始搞RGB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了?黑暗中岂不是当靶子?”

   人工智能小灵立刻答道:“士官长,这是新一代N4级试作型枪械,半能量武器,对物质需求减低,主要依赖能量,可随时调整为速射模式或攻坚模式。”

   “一次充能,可以用速射模式发出7000击,或用攻坚模式打出500击。”

   “蓝色的光带显示的是能量储备,可以单独充能,可快速拆装能量模块,也可由N4装甲代为供能。若不需要,可关闭灯光改为在N4装甲内屏中投射显示。”

  
雨后璀璨夜空里的妩媚佳人

   哦!

   原来是这样,那没问题了。

   石铁柱拿起枪械瞄了瞄,嗯,手感不错。而且这枪的枪身上有很多磁吸点,可以随时与N4装甲上的很多位置完成吸附。以石某人的臂力,这枪完可以高精度单手使用。

   至于另一只手……

   嗡——

   另一个平台升了上来,上面放着一个……刺刀?锯子?斧头?四不像,但很宽大,很狰狞? 很凶悍。

   小灵继续解释道:“士官长? 这是N4多功能突刺挂件,可装载在枪械上组合使用? 也可以手持单独使用。它具备捅刺、切割、辅助攀爬等功能? 而且同样具备能量攻击模式,可以在能量供应下展开热能攻击。”

   咔嚓一声? 石铁柱把这玩意儿挂载在了左臂外侧。拳一握,噌的一声寒光出鞘? 伸展到半米多长。掌一伸? 噌的一声又折叠收回,蜷缩到手腕之后,完不影响手的活动。

   石铁柱忍不住微微笑起来。

   很好,很趁手? 这玩意儿的设计者还真特娘的是个天才。

   音响响了。

   耳中听到了梦梦姐的叮嘱:“因为种种原因? 在你执行任务的期间,前进号与你无法达成通讯。我们双方均不知道对方的情况,只能约定一个时间,尽力做到自己的事情,然后相信对方。”

   前进号在天上并非飘在那里等着就行了。

   为了给石铁柱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梦梦姐必须带领部机组人员尽可能的推延着陆时间。但前进号的高度逐渐降低,环绕速度也不断加快? 不可能悬在安区不动,必须在空天轨道上进行高度复杂的规避移动? 不可避免地在地面的防空高危区域四周打擦边球。

   前进号的危险程度,一点都不比石铁柱这边低。

   可以说? 唯有双方绝对的配合彼此? 在无法沟通的状态下达到冥冥中的绝对默契? 还具备绝对的指挥能力和战斗能力,才能够完成这种战术。

   石铁柱点点头,没有叫苦。

   双静默,这种模式,他很熟。

   东风连从前的所有作战,都是在双静默模式下达成的。绝对信任,本就是轨道突击战术的基本素养。可以说,之所以只把石铁柱派去火星,也是因为整个前进号上只有他能够承受这种重压和煎熬,只有他能够完成这种极高难度的任务。

   其他人,任何人,都只能拖后腿。

   看看时间,快到预定时间点了。

   从现在起,到前进号派遣登陆队迫降火星地表,只有三十三个小时。

   时间很紧张,但这是前进号现在能够争取到的极限时长。

   石铁柱一路向前,长长的走廊,电灯随着他的前进而一盏盏打开,照亮着他的路。

   前面,巨大的透视窗中出现的,是火星砖红色的地表。

   这个星球曾经有过氧气,但因为星球磁场消散,宇宙射线肆无忌惮的照射地表,氧气已经完与地壳中的金属元素,主要是铁元素,化合在一起,让这星球成为了生命的荒漠。

   但今天,孤寂了不知多少个世纪的火星,将会迎来一场烈度恐怖的战争。

   因为敌人,在那里。

   因为战友,也在那里。

   更因为悬空利剑,已然就位。

   飘落在平台上,石铁柱沉默着。

   平台上升,推着他进入发射场。与上次偷偷摸摸的去火星地表不同,石铁柱这一次可以用最好的发射场。他会像一发炮弹,在贯穿舰的巨大发射通道中加速,达到二十五马赫的初速度,像一枚天基武器一样轰向火星地面。

   不,不是像,他,就是武器。

   他在哪里,哪里就是战争的最核心。

   “我,厌恶战争。”被一路推着升向发射通道,石铁柱却向心底深沉的说道:“战争让我失去了很多很多,远比我获得的更多,所以我真的厌恶战争。”

   “我向往和平。”

   “我渴盼和平。”

   “我热爱和平。”

   “可是当敌人出现的时候,当他们气势汹汹的掀起毁灭的浪潮的时候,也必须有人站出来。”

   “去保护。”

   “去捍卫。”

   “去拯救。”

   “去杀。”

   “铁心,此去情况未明,或许会面对各种预想不到的危险。敌人不再是任我鱼肉的凡人,而是会突变进化的怪物,所以前路未知。”

   “一个战士不管再强大,都有马革裹尸得可能。”

   “一把宝剑不管再锋利,都有崩口断刃的那天。”

   “我早就有了这种觉悟,甚至把这个当成一种归宿。”

   “提前告知于你,就是希望你明白,战场上瞬息万变,意外频发。我们之前沟通的很开心,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限,我或许无法守护你们每一个的未来。”

   “若确实辜负了所有人,希望你们能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