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app在线观看

千千 ,最快更新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

说话的自然是丛刚,态度坚定且冷酷!

丛刚知道:封行朗的三个孩子,个个都是他封行朗的命,要他把儿子过继给自己养,简直就是在割他身上的肉!

封行朗侧过头来,面容带殇的看了丛刚一眼;

很突兀的,封行朗的唇角微微轻颤了几下,没能发声的他突然就感觉自己身体里的元气被狠狠的剥离开来,然后在下一秒就瘫软了下去……

“封行朗……封行朗!”

丛刚沉唤一声,立刻奔上前来托住封行朗瘫下去的身体。

封行朗抬眸看着丛刚,想说什么,却掀不动唇角似的;就这么静静的看了丛刚三四秒,然后便没了知觉,沉沉的闭上了眼。

“朗……朗!你怎么了?朗!”

丛刚双膝跪地,将封行朗的上身抱揽在自己怀里,急切的轻呼着。

封小虫伸手来探亲爹的鼻息,发现还有气儿。

“渣爹,你不要装死了!这么大的人了,老玩这招儿多幼稚啊!大虫都急坏了!”

渔家女孩高清民族风写真图片

封小虫以为渣爹又在装死,便伸手来捏封行朗的鼻子。

“滚开!别碰他!”

丛刚发出一声低沉的厉吼。因为他知道封行朗不是装的。

封小虫着实吓到了:因为大虫很少对他这么凶过!

“封行朗……你怎么了?”

丛刚给封行朗检查了一下气息和脉搏,发现气息和脉搏要比平时弱上一些。

怎么会这样?不是过了嗜睡期么?

难道药剂还有其它的后遗症?

丛刚打横将封行朗托抱上了一旁的房车里,在确定身体没有任何外伤,以及明显的内伤之后,便立刻给菲恩打去了电话。

虽说菲恩已经睡下了,但还是秒接了丛刚打来的电话。

“菲恩,封行朗不是已经过了嗜睡期么?怎么还会出现这种昏厥的情况?气息和脉搏也比平时微弱!!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丛刚是急切的。声音都带上了微微的颤意。

“什么?封行朗又嗜睡了?”菲恩疑惑。

“这次应该不是嗜睡的症状,看着应该是昏厥!”

丛刚再次翻看着封行朗的眼睑,“菲恩,那种药剂,究竟还有什么其它的不良症状?你是不是隐瞒我什么了?”

“颂泰先生,您先别着急……TK5药剂,原本就属于研发试用阶段,当然会有一定的不确定因数……”

菲恩能感觉到丛刚真的很担心封行朗。

“不确定因数?”

丛刚低嘶,“菲恩,如果封行朗因为药剂出了任何的意外……我会灭你满门!”

菲恩:“……”

听丛刚这嘶嘶作响的狠厉口气,菲恩知道丛刚没跟自己开玩笑。

“颂泰先生,请您先冷静……TK5药剂很温和,它最多只会失效,不会对封行朗的身体造成伤害的!”

菲恩倒吸了一口寒气。

“可封行朗已经出现了昏厥的症状!!你要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丛刚厉声一字一顿,“我的愤怒,你承受不起!你整个默尔顿家族也承受不起!”

“颂泰先生,您先冷静,我这就带团队飞去申城。”

菲恩已经睡意全无,整个人变得无比的清醒。

丛刚的愤怒,他的确承受不起;只是如此不冷静的丛刚,还真的让人诧异。

可能是……关心则乱吧!

挂断菲恩的电话,丛刚再次将封行朗托抱进自己的臂弯里,轻之又轻的给他检查着脉搏和心跳。

看到丛刚如此的惜爱爹地封行朗,封小虫似乎明白了点儿什么。

“大虫,安安给你做了早点。”

封小虫将丛安安从别墅里做好的早点逐一摆放在房车的吧台上。

丛刚像是听不到任何声音一样,只是静静的看着臂弯里的封行朗。

这一刻的丛刚,似乎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行为:自己的确是自私了!才会把封行朗陷入这样的境地。

“爹地,小虫子爸爸应该只是睡着了……你吃点儿早点吧!”

看着爹地目不转睛的只是盯看着臂弯里的小虫子爸爸,安安是既难过又心疼。

直到这一刻,她似乎才真正明白:爹地是真的很在乎小虫子爸爸安危的!

良久的沉寂!

丛刚缓缓的从封行朗的脸颊上挪开目光看向封小虫,然后清冷的说道:

“小虫,如果你不是封行朗的亲生儿子,我连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你明白吗?”

这句话,真的很诛心!

原来大虫对自己这么关心和爱护,只是因为自己是封行朗的亲儿子?!

封小虫傻愣在了原地,久久的不能接受大虫的这些话!

“你应该庆幸且珍惜自己是封行朗的亲生儿子!”丛刚低沉一声。

封小虫领会的点了点头。他知道丛刚没在跟他说笑。

大概一个小时后,封行朗从睡梦中饿醒了过来。

“封行朗,你醒了?”

丛刚紧声追问,“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封行朗没接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丛刚,一言不发。

“爹地,你一定饿了吧?小虫给你喂粥喝吧!里面有牛肉粒的哦!”

封小虫立刻殷勤的奔过来替丛刚托住了亲爹的脑袋。

“这么孝顺呢?不想给大虫子做儿子了?”

封行朗喝了一口小儿子喂来的牛肉粥。

“开玩笑的啦!小虫是爹地和妈咪生的,怎么可能做别人的儿子呢?”

封小虫的领悟能力还是比较高的。

他明白了丛刚的意思:要不是因为自己是封行朗的亲生儿子,想必大虫根本不会有耐心和动力来培养自己的!

“这么乖呢?!”

封行朗释怀的微微一笑,抱住小儿子的脸蛋就狠亲了一口,“臭小子,算你还有点儿良心!”

微顿,封行朗又朝丛刚看了一眼,然后跟小儿子语重心长的说道:

“小虫,大毛虫子把你养育这么大,付出了很多!生恩不如养恩大……爹地希望你今后也能孝顺他!”

这觉悟,提高得不是一点点儿!

“放心吧爹地,小虫会孝顺大虫的!”

想了想之后,又补上一句,“但小虫最应该孝顺的人,还是妈咪和亲爹啦!”

“臭小子,亲爹从来没想过生孩子是为了报恩自己……不过如论如何,你都得好好孝顺你妈咪!她十月怀胎生下你,真的很辛苦!”

封行朗轻抚着儿子的小脑袋,然后一口气喝光了碗里的粥。

“行了,时候不早了,爹地该去上班给小孙孙们赚奶粉钱了!”

封行朗站起身来,有些步履拖挪的朝房车的门口走去。

“封行朗,我租用你两天时间!”

见封行朗要离开,丛刚立刻站起身去拦,“陪我去一趟慕尼黑!我想让菲恩给你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这两天时间GK风投的所有损失,我双倍赔偿给你!”

封行朗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容严肃的丛刚,勾唇一笑:

“别那么紧张,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真没事儿!”

“封行朗,就两天的时间!”

衡量之后,丛刚还是决定带封行朗去慕尼黑找菲恩。毕竟菲恩的默尔顿生物科技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

“怎么,担心我会死啊?”

封行朗淡淡一声,“我死了,你也能解脱了……用不着为了曾经的救命之恩,屈服于我!虫子,你欠我的,早就还完了!我也不想欠你太多……我怕我还不起!”

丛刚没说话,只是默声堵在房车的门口不让封行朗下车。

“干什么?你还想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成?”封行朗冷声。

“跟我去一趟慕尼黑吧……算我求你!”丛刚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

封行朗微眯起了眼,“你跟菲恩……该不会是把老子当小白鼠了吧?”

“这次的确是我欠考虑周全了!真的很抱歉!”丛刚沉声。

……

晚上六点,河屯的私人飞机飞抵墨西哥城。

这一路上,封林晚真的好激动:马上就要见到十五哥哥了!

柯本热情的接待了义父河屯和封林晚。

“柯本,封十五那小子呢?怎么没来接机啊?”

没能看到封十五的河屯,朝柯本发问道。

“哦,十五有任务在身,大概要到凌晨才能回来。”

封十五跟封小公主之间的感情纠葛,柯本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柯本到是挺佩服封十五的:竟然敢去招惹邢太子唯一的女儿!就不怕邢太子一怒之下,把他给千刀万剐了吗?!

“什么任务,比给我这个义父接机还重要?”河屯不满的哼声。

“义父,可是您不让我给封十五知道的。”柯本温声。

“对对对……瞧我这记性!”

河屯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晚晚,我们先好好的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让封十五那小子乖乖的给我们接风洗尘!”

“柯先生,十五哥哥真不知道我跟我爷爷来这里?”

封林晚有些怀疑的问:她总觉得自己见十五哥哥的事,不会太过顺利!

“真不知道!我可是一点儿风声也没肯透露出去。”

虽然柯本这么说,可封林晚还是将信将疑的。

“柯先生,您没让我爹地知道我来您这里吧?”

对了,还有那个丛叔叔……似乎比自己的爹地还要恐怖!十五哥哥可是丛叔叔的徒弟……封林晚有些担心自己跟封十五见面之后,会不会受到丛叔叔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