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app色

身子猛地一顿,他迷茫的睁开眸子,发现腰间被人用力搂着,那日初见的姑娘近在咫尺,听老人家说,人死之前,能见到最想见到的人。

【宿主拿剑做什么!冷静!反派不能杀啊!】

绫清玄握着剑,为了防止自己忍不住动手,她到半山腰的时候将封珏丢进了山洞里面。

这孩子,又轻又弱,日后真的能成反派?

【能啊,所谓机缘就是这样。】ZZ紧张地防备着,生怕自家宿主说动手就动手。

绫清玄看在ZZ的面子上没有动他,所以等封珏醒来的时候,他还保持着自己被丢进来的姿势。

“嘶…”封珏倒抽一口冷气,抹了一把脸,他按着腿苦笑,果然是做梦,他现在一定已经死了,可为什么死了还会感觉到疼痛。

“张嘴。”

耳边有人说话,封珏不自觉地张开了嘴,药丸被塞了进去,他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宿主,水,水,给他喝水。】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ZZ是封珏的爹娘。

趁封珏喝水的时候,绫清玄这才有工夫打量他。

爱吃甜筒的不羁女生

少年不过十八,面容还比较稚嫩,仔细一看,他睫毛也挺长的,鼻梁也不低,眉毛不浓不浅,嘴角微微下垂,刚好符合他的沉郁气质。

上次见面,他眼里还有求生的欲望,不过两天不到,他已经在寻死了。

她刚刚就不应该出手的,应该选在一个视野比较好的地方,谁去救他,就把谁拦住。

自然死亡,就不是她的事了。

【宿主,的想法我能知道……】

咳咳。

“是、是救了我?”封珏总算缓了口气,他偷偷看着绫清玄,不敢直视。

女子的体香幽幽地在周边围绕,封珏有点晕,是梦吧?

绫清玄见他脑袋一晃一晃的,直接伸手将他的脸摆正,对上他的视线点头,“嗯。”

指尖的冰凉从两颊传过来,红晕很快染了上去,封珏没来由地脑袋发热,只觉得口干舌燥,立刻移开了视线,从她的手上逃走。

【封珏好感+5。】

“谢、谢姑娘。”他舌头都快捋不直了。

常年被爹娘打骂,贩卖,他逐渐封闭自己,不愿与任何人交流,身边站着这么一个天仙般的大活人,他觉得像假的一样。

山洞不大,却有一个石头床在中间,墙壁缝隙的水滴落在地上,在这安静的环境下显得有些紧迫。

两人之间寂静无声。

【宿主求找找话题,们不说话很尴尬啊!】ZZ有些心累。

本座能跟他讨论怎么一起除掉女主吗?

不能!

封珏喉结上下移动吞咽了一下,对方不说话,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毕竟他都没跟其他人好好交流过。

“我叫封珏,姑娘的名字是?”万般开头自介绍,他觉得那姑娘脸色冷冰冰的,有些不好相处。

ZZ,他叫本座姑娘呢。

绫清玄这个岁数有点大的‘小姑娘’淡淡道:“绫清玄。”

封珏一开始还没意识过来,等面前有道阴影过来,才发现绫清玄正在给他的腿进行处理,伤口比较大,一把药下去,封珏脸都白了,却硬是没吭一声,

【这都深可见骨了,咱们反派真可怜。】

绫清玄对ZZ的同情嗤之以鼻,抬手给封珏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反派封珏好感-5。】

……绫清玄看着给他包扎的地方,本座系的不好看?为什么好感度还会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