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破解版最新版

像南望这种文人,最大的优势不在于杀人放火,而在于他们对明国社会的渗透能力。这种能力是穿越众手下占比99%的泥腿子所无法办到的。

一个背后有着庞大资源的秀才,很容易就能渗透到明国的官绅阶层当中。关于这一点,某位举人老爷迄今为止已经获得了巨大成功。

所以情报局对南望的培训也是有侧重点的:格斗,体能,暗杀这些007最重要的科目,在南望这里都不重要,勉强及格就可以。

反倒是情报收集与分析、操作电子仪器、化学品掌握、发报技术这些不起眼的小技能,才是一个混迹于官场和商场的上流人士所应该掌握的技能。

于是南望在训练基地和另外几个学员一起,开始了正式的培训课程。

和预料中相同,习惯了用笔说话的秀才,一开始很不适应体能和格斗训练。即便是缩水版的训练计划,也把南望给整了个半死。

然而他还是坚持下来了——不坚持也不行,这可不是在阳光明媚的小学教室,这是在山林环绕的训练场,拿着鹿皮鞭,凶神恶煞的教官可不像马跃那么好说话。

在训练体能和格斗的同时,学员还要穿插射击训练:大明鸟铳,三眼铳,欧式火绳枪,二八大盖,手枪,匕首这些都要掌握。

而一旦开始了射击训练,枪械的维护和保养也就变成了必修课。

和后世不同的是,在17世纪,学员是有很多机会参与实战射击的:注意,不是实弹,是实战。

……

之前在平灭了曾文溪以南的麻豆和萧垅两个土著社群后,某势力暂时安稳了下来:消化地盘需要时间。

红色吊带裙麻花辫子清纯美女冷色调背景写真

然而随着穿越集团和郑芝龙集团的关系逐渐恶化,曾文溪以北至嘉义地区的占领计划也就提上了日程。

嘉义地区的笨港,就是自颜思齐拓殖以来,由郑芝龙继承的福建移民在台湾的大本营。

当時居住在嘉义附近的原住民是平埔族下的和安雅族人,下属有猫罗社、大武郡社、他里雾社等等一些村社。

所以陆军就开始了持续的,小规模的清理北方土著的行动:先把挡路的清理干净,等郑芝龙完蛋后,笨港地区的福建移民就是某势力的盘中餐了。

而南望他们几个学员,也被教官带领着临时编入了连队,体验了一番普通士兵的行军和作战。

这种攻打顽抗土著村寨的行为,主要是为了帮助学员渡过心理关。要求也不高:跟着士兵放几枪,能打死人最好,打不死的话,事后去清理那些头壳爆裂的尸体就可以了。

然而这一关学员们普遍表示问题不大。现在是17世纪,下至贫民,上至士绅,每一个能活到成年的人,无一例外都见过无数悲惨的场景——路边围着苍蝇的死尸是最常见的节目,菜市口砍头算是日常,还有活剐这种节日正剧。

这是个野蛮时代,民众对于死人和鲜血是极其麻木的,那些开一枪就哭着要回家见妈妈的士兵,这个时代是没有的,那是社会富裕,分工明细后的产物。

……

和锻炼体能不同的是,南望对于各种窃听仪器的掌握还是比较快的……毕竟他不是文盲。而且这些玩意操作都非常简单,家用遥控器级别的难度,只要初期的惊讶过后,掌握起来并不难。

发报技术花了他一些时间:因为他需要练习手指和背一些固定的电文密码。

穿越势力的对手没有无线电侦听能力,所以电文不需要经过加密,译电这些复杂程序。特工在执行任务时,直接明码发报,将一些常用的短语用代码发出去就可以了。就像当初BP机流行时的代码本一样,比当年的地下党轻松太多。

南望唯一感兴趣的是化学。

几乎所有科目都在及格线上晃悠的他,唯独对化学药品这一门课充满了兴趣和探索精神。他不但对各种特工必备的毒药,伤药感兴趣,还追根溯源,非要搞清楚这些药剂的来历和配方……

闻讯赶来的马跃不得不对他临时做了一次调查。

调查的结果有点搞笑:“点石成金”这项技术,居然是南望少年时期最大的梦想……

当然这也不奇怪,古人对于炼丹求长生和点石成金这两项技术的追求是一直存在的。

自汉武帝以降,远有唐太宗,唐宪宗,近有雍正皇帝,都是嗑丹而死。明朝光宗皇帝的“红丸案”至今争论不断,嘉靖皇帝甚至亲自挽着袖子上场炼丹。

皇帝如此,底下的士绅阶层也不甘人后。

不说那些用各种原料,甚至包括婴儿来炼药的富户,单说“点石成金”的段子,几千年来就不知道忽悠了多少人投资上马项目。

各类方士和骗子将“点石成金”这个大IP几乎演绎到了极致,就像后世的传销一样,甚至出现了手段不同的各种流派。

南望也是受害者之一。

尽管年轻时他就上过一当,被游方道士骗了一笔银子,但是他至今痴心不改,隐藏在心底的梦想依旧没有破灭。

好吧,这回当他看到实验室里那些瓶瓶罐罐和各种粉末,各种药水后,某人第一时间又激活了梦想——谪仙肯定是会点石成金这一手的,要不然他们为何如此豪阔?

……得知缘由的马跃一时间哭笑不得。

化学这东西是很难解释通的,他最后没办法,只能给南望又安排了初中化学课——南秀才在训练之余,又可以回到赤崁小学去找姜老师学习功课了。

看到兴冲冲跑去学校学习“炼金术”的南秀才,马跃当即把这位逐梦特工的代号定为了“化学家”。

……

南望在被情报局招募后,其实没多久就开始执行任务了。只不过最初那些任务都属于测试性质的,没什么难度,有些任务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扮演了什么角色。

譬如早在1628元旦期间,南望就受命去了大员岛码头,扮演一位外交部的普通随从。

当时在码头上准备起航出发的,是彼得奴易兹担任船长的斯洛滕号——红毛们刚和穿越众达成协议,准备返回巴达维亚。

而南望的任务就是:在外交部的蔡飞明和红毛们道别时,他要负责把盘子里一杯特殊的红酒递给一个叫甘第丢斯的荷兰牧师。

任务很简单,南望也没出什么差错:蔡飞明和牧师在拿到南望分别递过去的红酒后,两人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到这里南望的任务就结束了。尽管很简单,但这是他第一次在情报局手下出任务。

事实上直到半年后,普特曼斯率领荷兰舰队返回大员,南望才从水手那里打听到了甘第丢斯牧师的下场:出航后的第三天,甘第丢斯重感冒发作,第五天他就死了。

……打听这件事本身,也是南望接到的任务之一。

类似的小任务,南望在大员一直有完成。而他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出外差”,则是在他完成了大部分训练科目后,于1628年的6月份,作为假曹川张冬东的使节团随员,去了福州城。

当时的使节团里,有情报局行动处处长唐牧德。而南望作为唐牧德的下属,原本是去公费旅游的:局里没给南望安排什么专属任务,他只需要帮助唐牧德收发电报,感受一番在“敌后”秘密工作的气氛就可以了。

然而世事难料:由于妓女水秀儿从熊七嘴里套出了情报,导致了当天晚上福州城里的连环暗杀行动。

当晚局势紧张,南望不但在驻地通宵收发电报,还在第二天接到命令:冒充嫖客去三福阁毒杀水秀儿。

这一次南望又漂亮地完成了任务:他先是利用自己文人骚客的做派见到了水秀儿,然后将蓖麻毒素下在了酒里,诱骗水秀儿喝下去后,成功撤退。

这一次的突发事件,南望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表现地很专业——情报局长戴云当初认定他有这方面的素质,这回都应验了。

事后回到大员不久,南望就成为了情报局的正式特工,领到了自己的代号,领到了配枪,真正成为了穿越众手下的高级土著精英——现在搞情报的穿越众都知道,局里多了一个善使各种毒药的特工。

……

在大员休整到10月份后,南望接到了升级任务:去龙岩县摆平一窝土匪,招安或者弄死皆可。

于是乎,蓝大先生就闪亮出场了。借助当地掮客的人脉,南望在岩头寨当了一回客卿,顺利潜伏了下来。

而在不久前接到山下派人送来的指令后,南望知道要收网了,所以他给了马势下匪伙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然而匪伙很强硬,他们不愿意给官府做狗……

不愿意做狗,又不愿意去死,这很难办啊?

南望只能找个由头下山了——在山下,他先秘密会见了丁立秋,然后配好了30坛毒酒,再带上发报机和天线,还有密写药水提前写好的卦纸。最后,“化学家”同志,就带着这些道具上了山。

现如今一切都结束了。岩头寨匪伙上下200余口人,已经被特工“化学家”一个人统统毒死,干净利落,轻松写意。

此刻的南望,一个人坐在岩头寨的大门口,望着远处那一队缓缓走来的人马,不由得微微一笑。

下一刻,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副青面獠牙的软皮面具,戴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