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莓贷款app官方最新版

,最快更新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最新章节!

丛刚温眸看了看沙发床上的封行朗,嘴角微微轻蠕了一下。

“那我活着的作用,就是被祸害啰?”

温清清的言语,似乎有助睡眠的功效。

其实丛刚也有很严重的嗜睡现象,只是此刻他一直强打着精神在伺候闹腾他的封行朗。

“能被我祸害,那是的荣幸!认命吧!”

封行朗的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变成了含糊其词。

丛刚处理好封行朗的换下来的衣服再进来休息室时,封行朗已经呼呼大睡了。

“能被祸害……的确是我的荣幸!”

静静的看着睡梦中的封行朗,丛刚蜷起手指轻弹在他的额头上,“估计我上辈子肯定欠欠太狠了……这辈子都还不完!”

困意一阵接一阵的袭来,丛刚半侧过身,缓缓的在封行朗身边躺了下去。

有丛刚在身边的封行朗,能够睡出婴儿般的睡眠质量来;

清纯女孩手捧希望之花

而有封行朗在身边的丛刚,也能安然入梦了!

刚要进来的秘书,却被卡耐拦在了门外。

“有一份儿很重要的一类项目文件需要封总批示。”

除了批示文件之后,秘书也想看看那个前退役保镖究竟是不是把自家总裁大人给软禁了。

有传闻说,那个前退役的保镖,想谋权篡位。而且他还是GK风投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如此软禁总裁大人,肯定有阴谋。

“现在封总不办公!”

卡耐看了一眼时间,“等三个小时后再过来吧!”

“那可不行!这文件就等着封总批示呢!分分钟上亿的单子,我怠慢不得!”

秘书一边说,一边朝总裁办公室里张望着。

“封总不差这一个亿!该干嘛干嘛去吧!”

说真的,卡耐真懒得搭理这些烦人的秘书。

每天踩着那么高的鞋子往总裁办公室跑上几十趟,就不能一次把工作做完么?

听着这高跟鞋声,卡耐就莫名的烦躁:恨不得让整个大楼的人都知道她们的位置一样!

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变态发明了这种高跟鞋!

走路不方便不说,而且还每天制造噪音!

至于美感,卡耐更是没看出来:把脚背都快挤成畸形了,美在哪里啊?!

见女秘书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卡耐突然从身上捞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在女秘书的跟前比划了一下,然后一缕头发便从女秘书的额头前落下。

“啊……”

女秘书惊呼一声,立刻抱住自己的额头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多省事儿!

早知道动刀子比划那么一下能起到这么好的效果,卡耐也懒得跟这些秘书废那么多的话了!

果然,这一上午,秘书处都是安安静静的。

封行朗是被饿醒的。

醒来时,发现丛刚就睡在他的身侧。不过这回到是没给他系软带。

估计是觉得那软带对封行朗也起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便也不想费那个事儿了。

看着酣睡着的丛刚,封行朗本能的就想踹醒他;可腿抬到了半空,最终还是放了下去。

“狗东西,看在为我亲自试药的份儿上,就放一马!”

一个翻身,封行朗竟然成功的从丛刚身上一跃而过了:我去,身轻如燕的感觉啊!

封行朗感觉自己饿得能吃下一头牛!

起身离开休息室,封行朗瞄了一眼空荡荡的总裁办公室:现在的秘书是越来越会办事儿了!这都几点了?他的午餐还没有送过来?都不想干了是吗?

按了个内线,封行朗隐忍着怒火。

“本总裁的午餐呢?还需要我问们要?”

“封总……封总……您没事儿吧?需要不需要……”内线的秘书欲言又止。

“需要不需要什么?要是十分钟内没见着我的午餐,们集体引咎辞职吧!”

一般情况下,在封行朗没有特殊交待的时候,午餐都会定时送进办公室里来的。而且还必须是营养面且符合总裁大人口味的食物。

“封总,听说您被……被……”

秘书不知道怎么问话,才不会引起总裁办公室里绑匪的注意。

封行朗微微蹙眉,“李秘书,是不是听到什么小道传闻了?嗯,说来听听!”

丛刚那家伙死活都不肯说出自己究竟得了什么病,封行朗想从员工口中得出点儿小道传闻来。

不是常言有说:没有不透风的墙么?秘书部的八卦信息肯定是最密集的!

“封总,您现在说话方便吗?有没有人跟着?”李秘书压低声音问。

“嗯,特别的方便!有什么话放心大胆的说!”

听秘书这口气,看来是真有小道传闻呢!

“封总,听说您被人给软禁了……是不是真的?需要我报警吗?”

李秘书小声问道。她这一问,秘书部的所有员工都聚集了过来。

“我被软禁了?呃……被谁给软禁的?”封行朗纳闷的问。

跟他想要的答案似乎有点儿跑偏。

“被的前任保镖,叫什么丛刚来着。对了,他跟那个卡耐好像是一伙儿的!”

李秘书涉世未深,听来的小道消息也不加以过滤,就直接口无遮拦。

“呵呵……”

封行朗冷笑一声,“嗯呢,我的确被软禁了!不过们不用报警,是我自愿被他们两个给软禁的!”

“啊?是您自愿的啊?为……为什么了封总?”李秘书惊讶不已。

“对了,没听到点儿其它的小道消息?比如说,大总裁我得了什么病之类的?”

鉴于这个李秘书的情商也不是很高,封行朗便直接把他想要的问题给出了出来。

“封总,您生病了啊?”

李秘书听起来相当的惊讶,“天呢,您生了什么病?需不需要叫医生过来?”

“行了,我现在已经没病了!一会儿多去财务室多领一个月的工资!”

封行朗直接把内线给掐断了。

这样的秘书,会直接影响到他的智商。

封行朗刚掐了内线电话,就看到小儿子带着瓶瓶罐罐一路小跑着走了进来。

“爹地,的午餐来了。路上太堵了。有空给我买架飞机吧!”

封小虫的体质已经在丛刚的调养之下,变得坚韧殷实。

一路小跑过来,都不带气喘吁吁的。

“啊呀,还是我家小虫子孝顺!”

封行朗走过来接过儿子手里的保温瓶和餐盒,“正饿着呢,竟然就把爹地的午餐送来了。”

“咦?大虫虫呢?”

封小虫紧张的问。他可是答应过安安:一定要帮她看看爹地的。

“在休息室里呼呼大睡呢!大虫子可是越来越懒了,天天跟个大爷一样,还要我伺候他!”

封行朗这跑火车的言语,是张口就来。

在抹黑丛刚的道路上,他一直都是这么的顺畅自然。

“那肯定是大虫虫替试药的后遗症!”

封小虫立刻朝休息室奔了过去。

丛刚已经起身了,正在洗漱。比不得封行朗可以脸不洗、口不漱就能直接吃东西。

“大虫虫,还好吗?小虫来给跟爹地送午餐。”

看到丛刚精神状态还不算,封小虫也算是安了心。

“嗯,谢了。去盯着爹地把该吃的吃完,尤其是蔬菜和水果。”丛刚应了封小虫一声。

“大虫虫,可不可以不把安安关禁闭!其实早上是小虫吵着要回启北山城看大虫虫的!不是安安的错。”

封小虫过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替擅自跑回启北山城找大虫虫的安安求情。

“不关禁闭也可以!那就把她送去寄养家庭!”丛刚冷声。

“那还是关禁闭吧!就一天可不可以?”

封小虫最害怕安安被送寄养家庭。

“现在学会跟我讨价还价了?”丛刚冷眸看向封小虫。

“小虫不敢!小虫去监督爹地吃饭了!大虫虫也出来一起吃吧,有安安给做的水煮鱼片哦。安安很用心的!”

封小虫一边替安安说着好话,一边朝办公室奔了过来。

大理石茶几上,封行朗已经打开了所有的食品餐盒,对于他喜欢的嫩牛肉,已经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了。

封小虫出来的时候,封行朗正在勉为其难的吃着水煮鱼片。“爹地,那是水煮鱼片是安安特意做给大虫虫吃的啦!”封小虫着急的直嚷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