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香蕉视频app免费次数版下载

“海伦!停下!海伦…海伦…”在诡异荒原上走了不知多久的洛萨气喘吁吁的停下了脚步。他双手撑着膝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靠双脚行走的人是没法和飘在天上的人比耐力的。伯爵深吸了几口气,算是将紊乱的呼吸重新收拾好,虽然对海伦的担忧还是在骚动,可是这一路下来海伦到处乱逛也没遇到任何的危险,这里似乎只有永恒的废土和从地里长出来的木枝。

感到疲劳的伯爵索性坐了下来,他能明显的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在这几年中的变化,尤其是在妻子死后的几年中,消沉让洛萨有段时间疏于对身体的锻炼,虽然现在他的战斗经验远胜从前的自己,可单论身体的恢复能力已经不再成长了。略微用力握了握拳,他自嘲的笑了笑,黑山伯爵自小就能补充充足的营养,接受的也是系统性的严格训练,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已经比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甚至大多数战士都要强壮。“所以你还有什么不甘心的呢?难道你觉得自己可以锻炼成非人的东西吗?”

摇摇头将不经意说出的话语抛离脑海,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对自己躯体的极限自怜自艾,而是要找到从这片诡异土地上脱离的办法。想到这,洛萨再次抬起头,他的头顶是一片的虚无,那是连黑暗都不存的莫名之处。他耸耸鼻子,将目光转向来时的方向,重复的景象和一成不变的平坦大地让他彻底失去了按原路返回的可能。不过,他不后悔。即使自己困陷于此,海伦也不能有事。

说起来,那孩子是不是太久没传来消息了?按照之前的经验,海伦在发现父亲没有跟在自己身后后不久就会找回来,可这次,她为什么没有了影子?刚刚平稳下来的心跳再度激烈起来,洛萨催动着自己还没有恢复的身体从地上站起,试图寻找到任何与女儿有关的东西。

他呼唤了几声海伦的名字,理所当然的没有得到回应。虽然这是正常的情况,在这片大地上声音被无形的墙壁阻碍也不足为奇,可作为父亲,洛萨心中的不安感还是随着每一次的呼喊而增强。他朝着印象中海伦消失的方向走去,然后逐渐变成奔跑,直到他筋疲力尽的撞到面前突出的木枝上进而向后跌倒,他的行动才停止。“海伦…”

“阿爸,您叫我吗?”女儿的面容从上方冲进洛萨的视野里,遮挡住了头顶的虚无,“佩格姐姐刚刚叫我去吃饭了!我们今天的午餐是苔藓蘑菇汤配冬麦面包,啊对了,还有鲜鱼,我喜欢吃鱼肉,而且这里的鱼肉和之前吃过的不一样,没有海的味道!就是鱼里面的刺比较多,海伦不喜欢刺多的鱼,但是海伦也不喜欢海的味道太重的鱼…”

“哈,哈哈,哈…咳咳!”看着海伦脸上无邪的困惑,洛萨自然的发出了笑声,但因为过度的运动,他干涸的喉咙立刻收紧,将笑声变成了剧烈的咳嗽。刚刚还沉浸在对于河鱼和海鱼困扰中的女孩见到父亲的样子,立刻紧张起来,她绕着洛萨的身体打转,伸出手试图碰触自己的父亲,却在几次尝试都从洛萨身上穿过后感到了极大的挫折,眼睛里甚至涌出了泪水。

“没事,海伦,我没事。”借着咳嗽从地上坐起来的洛萨安慰着女儿。他很庆幸海伦的无回应只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而通过女儿的话语,伯爵也意识到现在已经是外界的中午,也就是说,他其实没有在这片空间里被困多久。有趣的是,当他意识到这件事之后,他腹中的饥渴以及身体上的疲劳都出现了相当程度的缓解,就好像之前的那种疲惫都是错觉一样。

原来是这样啊。洛萨通过这件事察觉到了这诡异世界的些许原则,似乎在这片土地上,心理作用会在某些层面上影响生理现实,作为对自身状况把控严格的战士,他可不会将刚才的身体状况真的当成是错觉。而以此类推,如果没有海伦从这片空间之外带来信息,此时的伯爵就很有可能因为丧失了时间感而被预设出来的饥渴以及劳累所吞没,甚至活活饿死渴死累死也不是不可能。

“您真的没事吗?您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没有吃东西啊?海伦去找厨房那点东西给您吃吧!”

“你从厨房里拿的东西我可吃不了,记得吗?我们在两个地方。”洛萨叫住了冒失的女儿,用温和的语气提醒着海伦现在的状况。

“那…那怎么办?”海伦委屈的快要哭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帮助自己的父亲,女巫授予的魔法让她有办法看到洛萨,可也只能看到而已。

操场上黄裙子少女眉开眼笑青春写真

“没关系,你在这里就是对阿爸最大的帮助。”伯爵微笑着说着,重新站了起来,“来吧,咱们来看看这里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洛萨的言行给了海伦信心,这个女孩不再低落,也不再由着自己的性子到处乱逛,她陪着父亲,两个人漫步在这片荒芜之地上。这种感觉很微妙,因为即使是在平时,伯爵也很少和女儿享有这样的时光。因为实际上,洛萨是有些害怕海伦的,她太像她了,即使实际上的样貌和年龄都有差别,但,在伯爵的眼里总能从女儿身上看到亡妻的影子。所以除了必须的接触之外,其实洛萨真正和海伦待在一起游戏的时间的并不长,更别说像现在这样,父女两个人在一起散步了,如果眼下的情况可以被称为散步的话。

一路上两人聊了很多事,比如溪谷城的季节,鼠人们的饮食,女巫对衣服的品味,洛萨还像女儿讲述了他看到的草原的景象以及生活在草原上被苍狮人厌恶的牧民们,当然,这次他的叙述没有带有敌意。海伦对父亲的问题总能给出让人愉快的回答,在这个孩子的眼里,世界仿佛有着另外一种更有趣的样貌,鼠人是毛茸茸的,地下幽暗的城市是冒险的乐园,在常人看来可怕难以揣测的女巫其实也有着各自的习惯。至少海伦就知道佩格每天花在打理那一头长发上的时间有多夸张。

在这些谈话中,这片空间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了。等二人再往前走了段时间之后,景色终于出现了变化。在他们前方,出现了一条河流。洛萨好奇的接近,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河水的颜色也异常的清澈,只是看不到河底。伯爵犹豫了一下,还是敌不过喉咙里的干渴,他小心的用手捧了些河水起来,在感受到河水的阴冷后略微皱起眉头。这种冰冷让他想起深井里打出来的地下水。虽然顾虑还是很多,不过伯爵还是试着喝下了一小口手中的液体。是水的味道。他和海伦又等了几分钟,在确定身体没有因为河水而产生异状后又喝了一些。

“海伦,你飞上去一些,能看到这条河的两头吗?”女孩点点头,身体向上漂浮到大概三米左右,接着举目四望。

“看不到,不过河水流过来的方向好像有什么。海伦没有看到啦,只是有这种感觉。”海伦越说越没底气,她还不理解什么叫做直觉,以及直觉是否可以作为判断现实的依据。

不过女儿的话给了洛萨目标,比起漫无目的的瞎逛,他本来就更倾向于朝河流的上游或下游移动。而既然海伦的直觉指向了上游,那他也乐得省去选择。打定了注意,伯爵再度拥有了信心。现在他有了可靠的水源补给,又有女儿在身边,他没理由走不出去这里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