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直播app下载安装ios

【 .】,精彩免费!

这是一场诡异的美景。

用鲜血染红的血色天际,将整个食杨街都照耀成了血红的颜色。

那是比火红的夕阳,更加火红的光芒,笼罩在所有食杨街人身上,将人们的皮肤,也都照耀成了红色。

这场景……好令人感到压抑。

那种压抑的感觉,就好似世界末日来临,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压得所有人……都寂静无声。

秦墨捏着袖子,认认真真的将银行卡上的血擦干净。

他将银行卡放回兜里,然后就这样抬头望着王铎,就像是瞻仰一副世界级的名画,静静的望着悬浮在空中的他,安静无声。

他只是想在大战前,最后见一眼他的母亲,他有什么错?

突然,秦墨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他没有哭,但他身子颤抖的很厉害,仿佛得了帕金森,颤抖的停不下来。

那种窒息而愧疚的感觉,吞噬了秦墨全身,那种自责的喊声,在他内心,一遍又一遍响起。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

他希望他不要回来了。

他回来了。

却又是以这样的方式回来。

食杨街两侧的居民们,都沉默的看着颤抖的秦墨。

叶组和墨组的人,也都静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如果说,能最贴合感受秦墨现在内心痛苦的人,也只有这些食杨街人了。

但也仅仅只是贴近,他们并不能完全感同身受,秦墨内心的痛苦。

死神界外,武子力等人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能在大战来临前,看到秦墨这般痛苦,对于这帮敌人来说,他们非常乐于见得。

突然,秦墨猛地转过身来。

武子力等人的笑容,也在刹那间戛然而止。

甚至武子力楞的不由后退了一步。

他们看到秦墨那双眼睛,流着血,和这死神界一样的血色……

“武斗街……以我叶组人之血,封我食杨街之路!我秦墨……一定不会放过们的!一定!!”秦墨冲着死神界外的武子力等人,发出歇斯底里般的咆哮。

他已很少有这般失去理智的时候了。

以我叶组人血,封我食杨街道!

这天下!

这天下!!

怎么还有这般丧失人性的畜生!

这个弱肉强食,血腥无道的世界啊!

一次又一次刷新了秦墨的认知,一次又一次感到恶心,感到愤怒。

武子力不由笑了。

他还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冲着秦墨微微鞠躬,“秦街主之话,我定会转达给家父,我倒希望不要放过我们,毕竟,们这等弱小的街道,唯有拼尽全力,才能给我们带来一丝乐趣,不是吗?”

“死神界封锁整条食杨街,秦墨也应该明白什么意思。”

“们……一个也活不了。”

“秦墨,好好享受最后两天的时光,提前两天,准备好们的葬礼。”

“哦,还有,杀叶组人的事,也别太在意,反正们迟早都是死,早死晚死,都一样。”

武子力笑着冲秦墨摆摆手,带着一群人转身离去。

他的一番话语,说的如此轻松。

但却实在让食杨街的人们,轻松不起来。

甚至有几位食杨街人,崩溃的坐在地上,失去了斗志。

死神在给他们倒计时。

他们在等待死亡。

在临近死亡之时,哪怕这些顶尖的武道之人,也脆弱的如同一个孩子。

夜晚,上空笼罩的死神界,将整个食杨街照耀成了红色,弥漫着肃穆。

墨组宅院。

会议室。

秦墨双手交叉,支着脑袋,冷漠的坐在为首的位置上。

墨组和叶组的人,分散的坐在桌子上、椅子上……

一百多号人,将整个会议室占据满了。

他们已静静的坐在这里四个小时。

没喝一口水,没吃一口饭,也没说一句话……

所有人都仿佛被石化,沉默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整个会议室,显得如此的压抑。

食杨街没有一个人能出的去。

死神界将整条食杨街封锁,武家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他们要屠了食杨街,要杀光所有食杨街人,在此之前,提前开启死神界,让这些蝼蚁全都扎堆在一起,一个也别想逃。

现在的食杨街,变成了武家的囚笼。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群食杨街居民敲门,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他们手里还拿着一个被血染红的手机。

“秦街主……王铎兜里的电话响了,我们几个人,就合起伙给取了下来……”进来的几位食杨街人小心翼翼的说。

秦墨接过电话,看到来电显示上面的备注,他犹豫了一下。

还是摁开了免提。

“铎儿,咋还不回来!妈从中午就在门口看着了,不是说,中午回来吗?”

“妈做了最爱吃的羊肉面,还买了最喜欢喝的老白酒,等等的面都坨了,这孩子,要是有事也和妈说一声啊!妈一天什么也没干,就等回来呢……”

“那晚上能不能赶回来啊!铎儿,晚上回来,妈现在就给做一桌子的菜,最爱吃的烩牛肉,妈都给准备好了。”

“铎儿?铎儿?听得见吗?铎儿?”

滴答,滴答!

滚烫的泪珠,如同一串串断了的珍珠,滴答滴答的落在了手机上。

滚烫的泪水融化了手机上干了的血痕,将这眼泪,也染成了血色。

秦墨颤抖的拿着手机,这一刻终于忍不住泪水,簌簌的流出来。

那心中的忏悔与痛苦,在此时仿佛要把他心脏都快要撕碎了。

会议室,寂静无声。

很多墨组、叶组的人都将头扭向了一边,彼此都不想看到对方的眼泪。

谁都想忍着不哭,可此时又真的忍不住。

“奶奶,我……我不是王铎。”

秦墨克制了下自己的情绪,带着颤音说。

电话那头,顿时安静下来,过了半响,又传出笑声,“哎呦!您……您应该是王铎的领导秦先生吧?”

“他之前打电话,一直跟我说您来着。”

“秦先生,我一直都想好好感谢您,自从王铎跟您干之后,每次打电话都心情可好嘞。”

“我们这些当父母的,唉,也没本事,这孩子全凭自己打拼,我都不知他做的什么,秦先生真是谢谢您,这几年,我还从没见过我们家铎儿那么开心过……”

“等铎儿回来了,我让他带些焱阳的特产给您。”

秦墨听着手机里老奶奶的话语,他大口呼吸着。

此时,他呼吸都有些不通畅,仿佛有一颗石头,堵住了呼吸道。

“秦先生,铎儿……他还好吗?”

突然,老奶奶安静了几秒,她带着颤抖的声音问。

秦墨张了张嘴,闭上,他又张了张嘴,又闭上……

反复多次之后,秦墨颤抖的笑道,“老奶奶,他……他挺好的,就是……就是临时有事,回不去。”

“那就好,们年轻人,在外打拼都不容易,做父母的都知道。”

“秦先生,那您多保重,我就不打扰您了。”

“好,您也多保重。”

当电话挂断以后,秦墨整个人都虚脱的躺在了椅子上。

这种窒息的感觉,一天多次笼罩在他身上,几乎要了他的性命。

他呆愣的看着这血红的手机。

慢慢的,一点一点将这手机捏成粉碎。

会议室沉默的可怕,人们也压抑的快要窒息。

他们头上,就顶着华夏武协设下的死神界,而刚才那一通电话,又击在了他们心灵最脆弱的地方。

连投降的机会都不给。

武斗街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们这些人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去死。

而现在,他们就是在等待死亡。

看不到一丝活着的机会。

“在武斗街旁边,有一个很小的街道,名为庸街,街道的大小,不过十几家商铺,那里的街主叫麻匪,道上的人都叫他匪头子,这街道,其实是武斗街的附庸街道,匪头子也是武家的一条狗……”

这时,沉寂的会议室,突然被湛谷轻声打破了。

“匪头子专门负责给阎罗斗场拉人,也就是招揽所谓的斗士,每天都会给阎罗斗场送大量的斗士过去,然后从中抽取利润。”

听着的唐煜,在一旁也附和的点头。

他和魏楯就是从小在庸街长大,在那里经过残酷的厮杀之后,合格的人就会被送到阎罗斗场。

可是……湛谷突然说这个干什么?

众人都是一脸疑惑,他们现在哪有心情管庸街的事。

突然,人们好像意识到什么,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傻愣眼,惊呆的看向湛谷。

湛谷他的意思,不是防守食杨街,而是……杀出去!

但……但这其中太过困难了!

现在食杨街根本出不去,就算能出去,也要在短短两天时间,拿下庸街,然后才能从庸街与阎罗斗场的渠道,潜入武斗街内部。

短短两天,先要隐秘的征服一条街道,然后再暗度陈仓进入武斗街!

这个过程,如果有一步被武家的人发现,那就彻底功亏一篑,去的人也只能死在外边了。

而且,被发现的几率实在太高!

庸街的旁边,可就是武斗街啊!!

所以,湛谷只是将这些话说出来,而并没给秦墨什么意见。

因为他自己也很清楚,这是一件理论上才有可能实现的事。